禪堂火災災情

5 May

Hornsby 的共修處在四月三日因貼鄰火災的波及, 受到極嚴重的破壞.  由於起火貼鄰是售賣清潔泳池用品的批發商, 貯存大量的化學藥品, 燃燒後的黑粉狀微塵都含有化學成分, 微塵浸入每個角落, 連書櫃, 抽屜的東西都不能幸免. 一樓則是路不通行. 所有的音響器材, 電視機, 冰櫃, 書櫃, 會議枱椅, 坐墊, 蒲團都受到水的洗禮報銷了. 義工們在四月九日到禪堂檢點損失.  因受化學藥物氣味的濃烈刺激, 大部份義工在禪堂外流淚, 咳嗽, 只有三數人戴上防毒口罩手套才能進去把無受損的東西搬出來, 不能進入的則在外清洗和包裝, 再運去預先租好的倉庫存放. 四月十一日再請搬運公司搬運佛桌, 佛像和其他雜物等.… Read the...
Read more »

讀書筆記 : 人命在幾間

5 May

每個人被生下來就像領取了一根長短不一的蠟燭; 有些根本點不著, 有些燃一會就熄滅了. 大家都是風前燭, 即使外加玻璃罩保護著, 我們也不知道自己所領得的一根蠟燭可以燃點多久. 死亡來時不動聲色, 毫無警告. 吃飯間、走路間、甚至睡眠間都有可能發生.

《阿含經》中佛問沙門:「人命在幾間?」
對曰:「數日間!」
佛言:「子未知道!」
復問一沙門:「人命在幾間?」
對曰:「飯食間!」
佛言:「子未知道!」
復問一沙門:「人命在幾間?」
對曰:「呼吸間!」
佛言:「善哉! 子知道矣!」

意思是說人的生命無常而且非常短速的, 生命只是在一呼一吸之間, 倘若下 一口氣接不上來即成後世. 第一個沙門保守的估計以為人壽命最少也有數日, 我們可要比他「樂觀」得多了; 我們是用七十、八十、九十年來計算的.
我們常常聽到有不少人這樣說: 「佛法這麼好, 等我先把做人緊要做的事處理完了, 等兒女長大了, 錢賺夠了, 老了, 退了休以後我就來專心學佛.」所以佛說世人都是在急不急的事情.

人在年青的時候總認為前面有無限的時間, 可供任意揮霍, 因為我們計算年歲的方法是一年一年加上去的, 這個設計妙極了! 因為加法是沒有窮盡的. 故此雖然明知必有一死, 感覺上卻不是「人生如朝露」而錯覺為「來日方長」, 好像死亡是絕對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似的.

我們不是工廠製成品,...
Read more »

One-day Meditation Retreat

10 Apr

Do you want to get back into or deepen your meditation practice? Join us for a one-day meditation retreat in English, led by Guo Chii Fashi from Taiwan.

This is an opportunity to get in touch with your mind through:

Important news

10 Apr
IMG-20160410-WA0000

Dharma Drum Mountain Sydney’s Chan Centre was partially destroyed on Sunday, 3 April 2016 and has been rendered unusable. In the morning at 6am, the neighbouring shop selling pool-related products, including cleaning chemicals, was burning for yet-to-be verified reason. Although...
Read more »

插花禪

28 Mar

各位菩薩,大家好!阿彌陀佛!

首先,我要祝賀法鼓山澳洲雪梨分會樂齡長青組於今天正式圓滿成立,更感謝眾緣和合,成就我很榮幸的擔當樂齡工作坊第一次舉辦的經驗分享課程,感恩!

今天我要分享的是「插花禪」,在我研習多年的插花歷程中,經常會有很深的感悟,面對著一朵花一片葉子,想著它如何忍受大自然的風霜雨露而無言的綻放,在這同時我感受到了生命的過去、現在與未來,而藉著插花的表現,賦於花草新的生命與美感;藉由透視花卉的生命來磨練修行自己的心境,這就是花道的精神,我想這應該也可以稱之為「插花禪」吧!

插花是一種和諧的表現與配置,如何展現出作品的美感,就如同我們學佛之人在修行中如何去蕪存菁般,譬如:要接受花的自然姿態就如同要接受每個人的帶業出生一樣,而修枝剪葉展現花最美的姿態,就如修行者如何去我執與陋習一般;而重新配置使花草在新的環境中賦於新的美感,就如同我們對人生的規劃,如何使自己的人生更美好一樣。

「禪」就是簡單的生活,這是禪宗大德們傳授的精髓,「簡單」看似容易,其實是非常的不簡單!因為,我們想要擁有的實在是太多了!就拿插花來說吧!首先,到了花市看到每種花都美都想要,就已落入了難以抉擇的困境,遑論其它呢?所以,今天我要以最簡單的花型來與大家分享與共同研習, 我個人研習的是日本池坊流,今天我要分享的就是池坊的自由花。自由花是池坊流的花型之一,是為適應時代潮流而循序漸進的進化花型,也是為配合現代人的生活空間與時間而精簡演化成的花型,花雖少,卻有簡約之美與深遠的意境。希望大家能意會也喜歡!

插花時,「與花對話」修剪取它與你最相應的一面,展現花之美姿,猶如在修行中常要「與心對話」精進美化人生一般。今天因緣殊勝讓我們能在此「以花會友」,我要再次感恩這「一期一會」的因緣!阿彌陀佛!

林郁貞〈Jenny Lin〉… Read the...
Read more »

工作禪

28 Mar

我們常說「禪就在平常生活中」, 但我們也常聽到很多人抱怨因為工作的關係, 沒有餘裕的時間禪修. 其實工作時只是心所緣取的對象不同而矣! 如果把禪修的意義局限在一個丁方大的蒲團上, 這樣的話生活就不是禪了. 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 並且是生活中的大部分. 工作也是我們能力和創造力的表現, 為什麼要抱怨工作呢? 若沒有工作, 沒有固定的收入, 生活都成問題, 還能心無掛礙的修行嗎?

百丈懷海禪師除了每日領眾外還親執勞役, 出坡耕作, 到了晚年弟子們不忍父勞累, 請求他不要隨眾出坡, 禪師以「吾無德, 焉可勞於人」來拒絕, 弟子把他的鋤頭扁擔藏起來, 禪師遍尋不獲, 等到用齋時卻說什麼也不肯進食, 弟子們不解, 追問原因, 老和尚便說:「一日不作, 一日不食.」弟子只好把農具交還給他, 樹立了「百丈清規」的典範.

懷海禪師的弟子溈山靈祐跟隨他到百丈山, 他的工作是在寺中充當煮飯雜事的典座. 一日, 司馬頭陀來見百丈禪師, 說他在湖南發現的大溈山將會是個一千五百僧人所居之處.
百丈云:「老僧住得否?」
「非和尚所居.」
「何也?」
「和尚是骨人, 彼是肉山. 設居, 徒不盈千.」
「吾眾中莫有人住得否?」
百丈請出寺中的首座華林,...
Read more »